就这样度过了六年

2019-06-17 05:39

我认为这完全不会伤害我们的夫妻感情,我们感情基础牢固,是没有什么力量可以破坏的。我们依然爱着对方,虽然不及蜜月那般卿卿我我,可多了那份贴心的牵挂和真心的温暖。我认为我们的婚姻完全是进了保险箱的,不可能有什么问题出现。

很多事情都需要讲道理,但爱情有时真的不需要讲道理。就像我们相识的第一次,彼此都在瞬间喜欢上对方,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一见钟情。相识一个星期后,他邀请我去江边玩,就是那一次,我差点就失去了生命。不知什么原因,我刚到长江边上,还没看到他,就不小心掉进长江了。我不会游泳,当时有一个念头支撑着我保持清醒,我一定不会死的,我一定能见到李坤。我在水里胡乱挣扎着,后来抓住了趸船上一跟缆绳才得以获救。李坤看到我时,非常感动,心疼地看着我,说要是我真的出什么事了,他要内疚一辈子的。这段以生命换来的爱情,更让我们倍加珍惜。无论用什么美好的词语形容我们当初的恩爱和甜蜜都不为过。

1999年,李坤调到宜昌工作,我则在县城跟儿子一起生活。当时我很舍不得他离开,但为了他的前途,我们只有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他离开县城时说,一定会想办法把我带到宜昌。在我们两地分居的六年里,我们的感情有增无减,关系一直很好,常常有小别胜新婚的感觉,我们互相思念,互相鼓励,就这样度过了六年。2005年,我终于来到李坤身边,我们一家三口在宜昌团聚,开始了新的生活。

我到宜昌来了之后,我们也为打麻将的事情吵过架,但吵过后我就跟没事一样了,日子一样过得好好的。李坤多次提醒过我,暗示过我,警告过我,我怎么就没有听明白?怎么就那么糊涂了?现在想起来真后悔。林莹为自己迷恋麻将感到后悔万分,她说自己的婚姻走下坡路完全是她没有珍惜。看来这婚姻也不能一直高枕无忧,还得有点居安思危的意识,婚姻毕竟不是一成不变的事。

我跟李坤的感情一直很好,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上天就已注定了我们是有缘分的。记得我们是1993年4月1日认识的,这一天,恰是西方的愚人节,不过我们这一天见面并不是开玩笑,我们是为了相亲。

我们结婚后就有了孩子,三口之家很温暖。我们夫妻间互相信任,互相关爱,红脸的时候都很少。李坤性格内向,不善于表达,但他总在细微之处感动我。比如他把工资都如数交给我,吃饭时,总把好吃的菜挑到我的碗里;每个晚上,他都把手臂给我当枕头,拥抱着我。在结婚以前,我最害怕冬天,而有了他的这么多年,我再也不怕寒冷冬夜了,因为有他的温暖。我也用心去疼爱他,家务都是我做,为他做饭洗衣,我从来毫无怨言,他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方式,我也愿意这样做个贤妻良母,在我看来,相夫教子是我的本分。

在我第一次调动工作前,我没有任何不良嗜好。而在1996年我调到县城一所职业中专工作后,我便有了一个特殊的嗜好打麻将。因为工作比较清闲,同事们没事就约在一起打麻将,我也渐渐学会了这门消遣时光的手艺。大家都不是为了赌博,仅仅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我常常是在周末时跟同事们打麻将,一上麻将桌就是好几个小时,好几次都忘记回家做饭,开始李坤很不高兴,但他并没有吵我,只是淡淡地提醒了我几次,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觉得没多大的事,因为他偶尔也打麻将。

采访林莹的那天很冷,林莹一到新闻中心,就感叹到:好暖和,我怎么没感觉到,我随口答到。没想到,这句随口而出的话引起了林莹更深的感叹:是啊,我从冰天雪地里走进屋,自然觉得温暖,因为有了对比。就像我的婚姻一样,在我幸福的时候我没有珍惜,在我即将失去时,我才知道以前我有多么幸福。这婚姻也是久入芝兰之室,而不闻其香了吗?林莹的经历或许也能印证这句话。

来到宜昌后,我有了新的房子,新的工作,可是却没有新的朋友。面对新的环境,我常常感到不适应,加上李坤工作很忙,非常完美,应酬也很多,我们在一起沟通的时间少了,我觉得生活有些郁闷,原来在小县城里朋友多,在这里,我觉得有些孤单。我又想到打麻将,也许这是我打发无聊和孤单的唯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