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船数量可能高达几百艘

2019-07-16 04:05

[1]梁栋.福州海事辖区商渔船通航安全协调研究[d].大连: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2016

商船沿西侧商港航道进出作业港区港池,渔船利用东侧渔港航道进出作业港区港池,共用港池水域航行,则将出现作业港区港池内商船、渔船“混行”。作业港区南港池东西向宽度(除突堤外)在540m~800m之间;突堤处港池东西向宽度约280m;北港池东西向宽度约450m,南北向长度338m。为避免在作业港区港池内商船、渔船混行发生碰撞事故,建议将作业港区港池(南港池和北港池)划分为两部分管理水域:1)南港池:南港池东侧水域(原则上以现有临时航道东边线为界,距防波堤隔堤约100m~230m宽度范围)定义为渔港管理水域,用于渔船航行、活动;南港池西侧水域(距码头岸线440m~570m宽度范围)定义为商港管理水域,用于商船航行、作业。2)北港池:突堤北侧现布置一个2000t级商业泊位,将北港池主要水域设定为渔港管理水域,北港池其他水域设定为商港管理水域。

中心渔港分为西侧作业港区和东侧休闲港区两部分。西侧作业港区已建成6个5000dwt泊位。其中,位于作业港区北港池北侧和西侧的4个泊位为渔业泊位,用于停靠渔船;位于垂直西侧岸线的突堤两侧的2个泊位为商用泊位,用于靠离泊远洋捕捞船;另外,2个工作船泊位位于北港池东北侧,用于停靠工作船。处于规划时期的有汉沽海事工作船码头,位于已建的西挡沙堤内侧。休闲港区码头未建,规划建设游艇泊位。开港后将可能形成渔船、游艇和商船处在同一港区的情形。

中心渔港仅有一条临时航道供船舶进出港,该航道可满足2000t级商船乘潮航行。若商船、游艇、渔船同时利用航道航行,即“混行”航道,则给渔船、游艇与商船的航行带来很大安全隐患:1)中心渔港活动渔船数量多,交通流量较大,渔船进出港区频繁,除休渔期外的捕捞作业渔船日均密度很大,特别是休渔期刚结束的一段时间,渔船数量可能高达几百艘。同时,在旅游季节,从事休闲娱乐的休闲渔船每天流量高达几十次甚至上百次;2)渔船频繁可能穿越航道,发生抢占航道、争抢大船船头等危及商船进出港的行为。且多数渔船船员素质较差,安全意识淡薄,特别是港区存在一些外地渔船,对中心渔港通航环境不熟悉;3)中心渔港港区还经常出现“三无”船舶,此类船舶船员综合素质较低、通讯无法沟通。在进出港时,此类船舶时常出现抢占穿插航道的现象,很难确定其动态,加之夜间此类船舶往往不开航行灯,给船舶尤其是商船进出港带来巨大的安全隐患;4)游艇操纵性能好、航速快、航行灵活。基本达到20kn以上,高速航行带来很大安全隐患,且船长往往凭经验,不按《1972国际避碰规则》进行避让,容易造成紧迫局面,存在较大安全隐患;5)作为新建港口,中心渔港水上安全监管配套设施尚未完善,只能利用天津港的现有配套设施:一是现阶段天津vts无法实现对中心渔港有效监控;二是目前天津vhf通讯系统较为繁忙,难以对中心渔港施行有效的“专港专管”;三是商船与渔船使用vhf频道不一致,且渔船具有无序航行的特点,海事机关无法有效联系渔船。

中心渔港东、西挡沙堤间距约500m,其间水域供商船、渔船和游艇航行,现阶段已布设一条临时航道。为避免挡沙堤间水域商船、游艇与渔船“混行”,应在现有临时航道东侧增设一条渔港航道,用于渔船航行;保留现有临时航道,作为商港航道(西侧)用于商船、游艇航行。充分考虑现有航道布设情况以及未来渔港航道规划,将挡沙堤间的水域划分为商港管理水域和渔港管理水域两部分,西侧约350m宽水域为商港管理水域,东侧约150m宽水域为渔港管理水域。其中,商港航道位于商港管理水域;渔港航道位于渔港管理水域。在对挡沙堤水域进行划分之后,下一步应针对渔港航道开展航道建设工作。

作者:张冠群 孔宪卫 李延伟 曲径 单位:1.天津中心渔港开发有限公司 2交通运输部天津水运工程科学研究所港口水工建筑物国家工程实验室

商船与渔船航行安全生产是一个全球性的研究和实践难题,商船与渔船在某一水域混行,由于船舶操纵性能、避碰时机不当,出现海上安全事故。本文从港区管理的角度出发,分析了商船、游艇、渔船同时利用一条航道航行的安全隐患,提出在容易管理的港区内部划分水域,实行商船、游艇和渔船空间分隔,尝试了从源头出发解决商渔船的碰撞难题。

[3]徐曾强.关于商渔船通信互通的思考[j].通讯世界,2016,(3):36~36

结合中心渔港航道(商港航道已确定,渔港航道处于规划建设阶段)、港池水域和码头分布等现状条件,为消除或缓解商船、渔船和游艇在同一水域“混行”产生的风险,建议将中心渔港划分为商港管理水域和渔港管理水域两部分。

[4]孔宪卫,李华国,李晓松,王贯明.天津港lng码头工程平面布置对通航条件影响研究[j].水道港口,2014,35(3):234~238

[2]贾如存.台州水域商渔船碰撞事故原因分析及建议[j].航海技术,2016,(11):27~29

[5]高峰.曹妃甸航道水域商渔船碰撞事故分析及预防[j].天津航海,2017,(4):11~13

中心渔港航道有一条2000t级单向临时航道,航道总长度约8271.5m,从挡沙堤口门处分为港内临时航道及港外临时航道。港内临时航道总长度6107m。航道自里程0+000(港区北侧5000t级泊位码头前沿线)处沿与挡沙堤轴线平行方向(向东南延伸,至航道里程1+450处逆时针方向偏转9°,后平行于东西挡沙堤轴线向东南延伸至挡沙堤口门。港外临时航道长约2164.5m,港外临时航道位于挡沙堤口门外,其中心线北端,与港内临时航道衔接,并逆时针旋转8°至里程6+786,然后顺时针旋转8°至临时航道尽头8+271.5。航道底70.0m宽,航道底标高-4.0m,设计航道边坡为1:5。

商船与渔船航行安全生产是一个全球性的研究和实践难题,表现为商船与渔船在某一水域混行,由于船舶操纵性能、避碰时机不当,出现海上安全事故。天津市中心渔港坐落于滨海新区汉沽附近,《天津市中心渔港经济区港口总体规划》对中心渔港的总体规划定位为“天津市中心渔港经济区多功能港口,兼具渔业、商业、旅游功能,满足北方冷链物流与水产品加工集散中心的需求,并打造成为北方游艇产业中心”的现代化港口。随着中心渔港港口建设,配套设施不断完善,通航条件逐渐完备,港口开港运营的前提正在逐步实现。中心渔港开港营运后不仅商船通航,还将存在大量渔船进出。远期,随着港区建设和发展,进出中心渔港船舶流量增加,船舶类型呈现多样化,将出现商船、游艇和渔船等多种船型进出港口。由于船型差异,渔船、游艇和商船在进出港航行时相互干扰,船舶航行相互影响明显。如何保障船舶进出港航行的安全成为中心渔港开港营运的先决条件,更是港区政府部门、海事主管机关和港区运营部门亟须解决的重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