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

2019-11-27 10:50

回到老家后的我一听到这个消息,便蹦蹦跳跳拉着爸爸,非要登到山包顶不可。爸爸受不了我耍小性子,只好陪我登山。

我努力想像自己是只小猴子,紧紧抱着树干慢慢往上蹭,直到脚能搭在树枝上才一使劲趴在一根大一点的枝枝上。在爸爸担心地目光中,我又缓缓站了起来,扶着树干,努力把手抻到最长,朝着一颗金色的杏子抓去。手指轻触上杏子后,我便再也伸不长胳膊了,只能嗅着淡淡的杏树而毫无办法。

不行,我一定要摘它下来!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纵身一跃抓住了杏子!结局当然不妙,我直接从杏树上掉了下来,摔了个四脚脚天。可即便如此,我也十分开心,因为杏子已经被我抓在了手里!

有人说,童年是滋润甘甜的美酒,令人流连忘返;也有说,童年是清香淡雅的浓茶,沁人心脾而在我的印象中,童年正是那一树金黄。

站在山包脚下抬头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棵长在山包顶的,正沐浴在阳光下的金灿灿的大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更是手脚并用爬上土坡,也正是如此,我的手刺上了好多荆棘。可我依然嫌慢,再度加快速度,就像一只小狗一样冲到了山包顶。

我的老家在陕北,也就是那所谓的黄土高坡。那里人住的是自己挖的窑洞,吃的是自己种的植物,自己养的鸡鸭牛羊。农村与城市不同,那里要继承家产的首选当然是那些果树,因为这意味着今后的日子衣依无忧。

谁说的?它明明是甜的!我不服气,又咬了一口,便更是吡牙咧嘴了。爸爸笑而不语。

蔚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的黄土,金色阳光下金色的大树,树下轻嗅金色果实的男孩,金色的微风追逐着成功的甘甜。

噢,原来是杏子呀,怪不得会有些发青呢,原来还没熟呀!爸爸见我硬把青色的杏子说成金色的,便要我自己上去看看。他先是把我抱上树叉,但我不依,非要自己往上爬,因为那样我会很有成熟感。

现在,我走了,我也许会怀念杏儿的味道,但是我不会眷恋它,因为我知道,今后人生的道路上会有更多辛酸,但只要有坚持不懈的精神以及努力拼搏的决心,一切都会是甜的!为了那些更多的甜,我选择了酸,选择果断离开我的金色大树。

我围着那棵金色的一米多粗大树左转右转,终于看见了大树的果实。那果子好像是青色的,但在阳光下又似乎是金色的,我也拿不定主意,只好转身询问爸爸。

几天后,我要走了,要离开我的小山包了,要离开我的金色杏树了。我轻轻地挥手,告别小山包的一切。没错的,杏儿真的是金色的,真的是甜的,因为它是我努力并坚持不懈摘下来的!

呵呵爸爸在一旁偷着乐道:怎么样?是不是刚长出来的还没熟?金色的杏子都是甜的,只有青色的才会酸!